🌿💦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希望我爱的人啊,都要最圆满。

【军烨】尘埃落定(二十八)

全家粉勿入※全是脑洞※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献给妖妖——————————

一整晚用来和卢芳沟通,十个小时用来等待律师,两个小时用来划上句点,一分钟都不想耽搁,找来航空公司经理的电话,让他二十四小时之内无论如何都要把他送到法国去。


折腾了半天办好了手续,此时的胡军连行李都没收拾就已经坐在了飞往法国的飞机上。


这个时候已经是泰国的傍晚,飞机要飞十几个小时,到法国的时候应该正好是清晨。


最后一丝夕阳余晖里,胡军望向身下这个陌生城市,它的轮廓渐渐隐于夜色中,他不能暴露过多因为要给烨子一个惊喜,所以他没有向他提这回事,只是在微信上聊了两句。


这不是胡军第一次为刘烨跨越千山万水,但是一定会是最特别的一次。


漫长的飞行消磨着人的耐心,但是即将要见到那个最爱的人的兴奋又让胡军有些像情窦初开时的紧张与期盼,胃酸一阵阵往上泛,终于熬不住了,在这种两极的情绪里睡去。


到刘烨尼斯的家的时候还是清晨,铁门挡住了他匆匆的脚步,但是没几秒,他就爬上了围栏一跃而下,雾气重,草坪上的露水沾湿了胡军的裤脚,他无意识地咬着手指甲来回走着,思考着到底要不要给烨子打电话。他透过落地窗往里望着,看不出什么东西,大概烨子和安娜还有孩子们都在睡吧。


身上穿的衣服根本抵抗不了黎明之前的寒气,胡军冷的有些发抖,呼出长长的一口气,最后还是决定打给他。


刘烨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睡梦中,“喂,师哥?怎么了?这么一大早的。”


“我在你家楼下。”


“师哥,你做梦了吗?你昨天不是还在泰国吗?我哪个家啊?”他揉着惺忪的睡眼。


“诶,不对!你在我家楼下!”刘烨忽然清醒过来,光着脚丫子跑到了阳台上。果然看到了那个伫立在楼下正望着自己的熟悉又久违的身影。


两个人的视线刚一对上,就在氤氲空气里胶着起来,刘烨马上转身下楼开门,一把把门外的那个人连同尼斯早晨清新的雾气拉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


“烨子!”胡军急切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又把后半句话嚼碎在嘴里,想了想还是得问问,“没人在家吧?”


没有等到回答,整个人却已经被刘烨扑到了门上,滚烫的舌头灵活的滑进口中,“啪”,胡军一手拍在他的屁股上,“让你这么冷的天不穿拖鞋。”


猛然被打,刘烨有些委屈地抬起头来,胡军轻笑了一声扔下手里的东西,把刘烨一把抱起来挂在身上,往楼上走去。“你要是感冒生病了怎么是好?”


“还说我,你看看你自己,什么事这么急从那边过来?还穿得这么薄。”刘烨一口咬在胡军肩膀上,“让你长点记性。”


“这么久不见欠收拾是吧。”胡军吃痛,照着刘烨的浑圆又是一掌,这次他没抬起头来瞪着胡军,而是把头埋在胡军的颈窝摩挲,然后用舌头描摹了一遍他耳朵的轮廓,“我就是欠你收拾。”声音刻意压低,暗哑又性感。


胡军再也忍不住把他一把扔在床上,俯身上去。“那就让我好好收拾你。”


再醒来已经是中午了,胡军一拉开窗帘,阳光就争先恐后地涌进来,虽然是冬天,可是法国的太阳依旧灿烂,似乎是感受到了光线的刺激,刘烨在床上发出了不满的呓语,翻身把被子一卷全部盖在了自己的头上。


胡军走过去把他露在被子外的脚塞进被子,掖好了被角,然后站在阳台上抽烟。这是他最喜欢的时候,难得的轻松又自在的时候,他可以盯着刘烨的睡颜看很久,他可以放下所有的伪装,在爱人面前有着最自然最真实的状态。


抽掉了差不多半盒烟的时候,肩膀上传来温暖触感,紧接着有温暖的呼吸拍打在胡军耳边,他笑着转过身抱住身后的人。


“你醒了?”


“少抽点烟。”刘烨拧了一下他的鼻子。


“我知道,”他拍拍对方的后背作为回应,“饿不饿?这么久你都吃汉堡面包肯定吃不惯吧?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刘烨听到有好吃的眼睛都亮起来了,“师哥,你不知道,这里的东西简直不是人吃的。”


“是吧,我就知道你不爱吃这些,”胡军放开他,去包里拎出两个保温盒,咖喱鸡,咖喱牛肉,柠檬鱼,菠萝饭,摆了一桌子,胡军麻利儿地把这些菜一盘一盘放进微波炉加热。


“天呐!”刘烨坐在餐桌边发出感叹,“师哥,你简直是天使啊!”


“哈哈哈,得了吧你,“胡军被他像小朋友得到糖果的兴奋劲逗笑了,”我在泰国也找不到什么中餐馆,来得急,就在酒店的餐馆买了几样,不过总比法国的垃圾食品强,好歹有米饭。”


“试试这个”,胡军把肉都堆到刘烨碗里。


“嗯,好吃。”刘烨吃得很香。


由于上午体力消耗过大,两个人不一会儿就搞定了一桌子的菜。


“那个……烨子,”欲言又止。


“怎么了?”刘烨正躺在沙发上打着饱隔。


“他们呢?怎么没在?”这都快一天了还没看到孩子们,胡军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又觉得不好问,果然话一出口就看到刘烨的脸色有些不对。


“额,那个,我给你买了礼物,我去找给你啊!”胡军连忙错开话题。


一个精致的淡蓝色信封递到面前,刘烨狐疑地看着他,打量着这份“礼物”,很薄,会是什么呢?刘烨坏笑着搭上胡军肩膀,“不会是情书吧?老胡军,你可以啊!”


胡军却没有笑,而是一副特别认真的表情,刘烨挠了挠头,放弃了调侃,接过信封打开来。


里面的东西映入眼帘,看清楚了,是离婚协议书,没错,白字黑字红印章,还有当事人的签名。


“情人节快乐,宝贝。”胡军抚上他的发丝。


刘烨的心里像是打翻了调料瓶,五味杂陈,日复一日的渴望,辗转反侧的希冀,日思夜想的结果,尘埃落定的一切,使得他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


他动了动嘴唇但是没有发出声音,胡军把一切看在眼里,替他合上信封塞在裤兜里,拉过他的手握住。


“叶子,师哥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但是这件事师哥承诺了这么多年,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今天才做到,是师哥的不对,”胡军的手抓得太紧,指节都开始泛白,“以后有我在,再也不会有人伤到你了,好吗?”


“还有,我会等你,离婚是我自己的事,你千万不要有心理压力。你做什么决定都没问题,我都可以接受。”


“师哥!”这一声师哥,已包含太多。刘烨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走进卧室也拿了一个文件夹出来。


全是法文,胡军一个字也看不懂,刘烨替他翻到最后一页,递到他面前。


时间仿佛静止了,胡军看着那段简短的中文,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好像刚识字的学生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确认。


如梦初醒。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对上刘烨的视线,这双眼睛依然如十五年前一般澄澈,两个人对视间,好像回到了当年。


一个年少纯真,一个风华正茂,时间仿佛从来没有带走什么,亦没有改变什么。


“烨子,来,我们给大伙儿敬酒。”


“一叩首,二叩首。”


“恭喜恭喜啊。”


“师哥,咱们这就算是拜过天地共结连理了吧?”二十五岁的刘烨躺在胡军怀里问。


“师哥,我想和你在一起,只有我和你。”三十八岁的刘烨拿着离婚协议书笑着说。“情人节快乐……”



—————————tbc——————————

是不是猝不及防的更新?想我(尘埃落定)吗?

评论(28)
热度(64)

© 🌿💦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