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希望我爱的人啊,都要最圆满。

【军烨】黎明之前

※虐心预警,虐心预警,虐心预警,慎入
※现实向脑洞文,请勿上升真人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说得好像有人会转似得2333)

∷∷∷∷∷∷∷∷∷∷∷∷∷∷∷∷∷∷∷

1

他站在镜子前试穿着明天电影节开幕式要穿的西装,最简单的款式但是他穿在身上却如此地妥帖,他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转过头笑着问我:“怎么样?你男人帅吧。”

“比我还差那么一点。”我从床上抓起落在床上的西装手帕,仔细叠好替他放入西装左边的口袋里,然后拉着他上上下下好好地打量了一番,“齐活,这还差不多。”

他笑眼盈盈地望着我,但是不知怎么,我总觉得这几个月他有点不对劲,那笑里还有一丝悲伤和疲惫,他就这么盯着我也不说话,气氛突然有些奇怪,我开口调侃道,“师哥,你就承认我比你帅吧,你看你都看呆了。”

“是吗?“他回过神,只一瞬间又恢复了平时的痞里痞气,顺着腰摸上了我的脸,”小烨是很美啊。”

“哼,哥这是俊美。”我拍掉他的手,从衣柜里拿出我的礼服开始试穿。

“诶,说正事,明天那么正式的场合,咱们还是避点嫌,错开去。啊?”他向来比我想的周到。“嗯,知道了。”

2

“下面欢迎南京南京剧组来到上海电影节。”我听到了主持人的播报,我知道他就在我的身后不远处,我非常想转过头去看他一眼,但是我不能,因为这里镁光灯照耀,万人瞩目。

媒体记者们叫着我的名字,“胡军!看这里!胡军!”,我微笑地向他们挥着手,“刘烨刘烨!”一时间我听到我们的名字在空气中此起彼伏,人声喧嚣里我甚至还清晰地听见他对别人说,“来这边。”

剧组的人马都在往前走,我突然就不想动了,因为我和烨子在一起的缘故,为了避嫌,我们这么多年共同出席公共场合的次数屈指可数。

现在我们近在咫尺,现场那么多记者,总有人会拍到我俩在同一画框中吧,这个光明正大可以听到我们的名字被人一起叫出来的时刻,我想再多留一会儿。

3

我觉得我好像没办法把自己的眼光从这个男人身上挪开,无论是上大学那会儿还是现在,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他,尽管只是在拿眼角余光在偷偷看。我记着他嘱托的,毕竟还是公共场合,不敢太大胆。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在回身的时候趁机转过去看了他一眼,他好像在我身后站了很久,因为我听到他们一直在叫他的名字,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往前走了。

剧组的人还在和各路媒体打招呼,我却有些心不在焉,情不自禁向他离开的方向迈开了脚步,“刘烨!回来,照相!”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好不容易走完红毯,我想去厕所抽根烟,却没成想半路看到了师哥的助理,我不太喜欢这人,所以准备当做没看见快步走过。

"烨哥,好久不见啊。"他叫住了我,我只得转过头和他打招呼,"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啊?"他笑着走过来,然后站在离我很近的地方轻声说了一句,"被人包养很爽吧,什么都不用操心。"

4

已经走完红毯一会儿了,我看到他剧组的人都走进来了,而我前方那张座位却始终空着,眼见着后面的剧组的人都陆陆续续进来了,我开始有些着急,想着出去找一下烨子,转了一圈没看到,却听到后台喧哗的声音。

循声过去,记者助理工作人员围了一圈,我听到他们说喊着别打了别打了,还有人在举着器材拍着,我拨开一层层的人群,看到那个我熟悉的身影把一个人摁在地上愤怒地踢打。明显那个被打的人身量没有烨子高大,所以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人怎么永远这么不省心呢,也不知道怎么又和人打起来了,虽然又要解决这堆破事,但还好对方没有伤到他,我伸手去拉他,"刘烨,住手!"他听到我的声音身体一僵,停下了动作,身下那个人趁机就马上挣脱了他,爬了起来。

但是他站起来的那一刹那,我看清了,被打的人是我的助理,心里咯噔一下,果然,烨子看向我的眼神充满着愤怒和戒备还有绝望,我被他那样的眼神盯着如坠冰窖。"你走,这里不用你管。"

5

一个八年前你就一见如故的人,一个经历了风浪还陪在你身边的人,一个几个月前的情人节还在和你说他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人,竟然又有了孩子。

不,我不信,我那么信他,他怎么会骗我?我们这几个月除了工作几乎形影不离,那个对我笑的一脸宠溺的男人,一个我说什么都顺着我来的人,怎么会?怎么会再有一个孩子呢……

明明才走过了最黑暗的时候,明明都经过了生死,明明知道一路走到现在不容易。却在这个时候有了孩子,这无异于永远断了我们所有后路,无疑是对我们感情的背叛,我不信。

我看着他,他依旧像平时一样那么临危不乱,表情没有丝毫波澜,替我处理着一切烂摊子。但是熟悉他如我,看到了他和我对视时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慌乱。

看来这事儿是真的,那一刻我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他。看着他的身影朝我逼近,愤怒的我下意识地使劲推了他一把,"你滚啊!"

美丽愿望只是奢望,温柔情话都是笑话。

6

被推倒的一刹那我听到了围观的人的惊呼,助理一副完全没有料到事态会发展至此的样子,"军哥,"他想要来扶我,但是被我一个阴冷的眼神吓得动不了腿。

我挣扎着爬起来,我们不是没有打过架,但是我从来没有感到过如此害怕,眼睛大的人藏不住情绪,被他推开的那一瞬,我清晰地看到他噙满泪水的眼里满满的恨意。

我想要开口解释,但是周围十几台黑洞洞的机器对着,刘烨死死地盯住我几秒,我好像看到他在说,为什么要骗我?然后转身朝出口走去。

"小烨,你别走!"情急之下我连私底下的称呼都叫出了口,他的身影一滞,但是马上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立马就想跑出去追,却被助理一把拉住,"军哥,你可不能走啊,这里……这里还有这么多媒体呢……"

是啊,我不能走,就算我最爱的人跑出去了我也不能追,因为这里的烂摊子还得我收拾,"你去处理,在场看到的每个人都给封口费,如果让我知道有谁说出去了他打人这件事,你就等着吧,还有,你的医疗费我会打到你卡上,以后你也不用再来工作了。我不差你这一个助理。"

7

镁光灯的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熙熙攘攘的围观人群像是发出了嘈杂又巨大的讥笑声,我把焦急的呼唤抛在身后,冲出了会场,落荒而逃。

被欺骗的愤怒、被背叛的痛苦、被伤害的绝望这些情绪在黑暗里无所遁形,它们撕扯着我的神经,我想逃离,是的,逃得越远越好。

但是天下之大,我竟不知道去往何处。

都说爱的人在的地方才是家,可是这个爱人,现在还值得我去信任吗?酒店是断不能回去了,他一定会找到的,北京的家,虽然是俩人的房子,但是是他买的,如今我也没有再继续住下去的理由。

其实搬家也不过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信誓旦旦的话都还在耳边,甚至昨晚,我们都还在温柔缱绻,一切如常,现在想起来都像是一个个耳光抽在我的脸上。

耳边全是那个人恶心的声音,被包养爽吗?反正他不差钱,我姐都怀孕五个月了,军哥就是玩玩而已,难不成你还指望你俩能有结果?

我真不懂胡军是怎么想的,我想相信他,但是现实是如此残酷,要我如何相信?

8

深吸了一口气,我告诉自己不能乱,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乱,可是烨子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他情绪那么坏难保又会做出点什么傻事。怎么办怎么办?

我摸出手机开始给烨子的助理打电话,才接通那姑娘就哇地哭了,“军哥怎么办?当时我追着烨哥出去的,可是他跑的太快了,我没跟住。”

“你先别哭,别慌,他身上没带多少钱肯定不会走远,你现在去酒店等着他,他一定会去取东西的,然后想办法拖住他,这里处理完我马上就来。好吗?”

“你不能现在就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是花姐,“他可以就这么跑了,难道你也要跟着任性?这么大的场合,这么多的媒体,你们俩座位挨得那么近但是两个人都缺席是什么意思?别忘了年初那件事都还没算完呢!现在是一点差错都不能出。有什么事,这个活动结束了,再去解决。”

只得回到座位上的我,开始思考到底要怎么和烨子解释。

9

作为艺人,参加这种场合身上自然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包括打车回酒店的钱,我只得给助理打电话,告诉她我要回酒店。

她跟在我的身后走进了酒店的房间,小心翼翼的开口,“烨哥你没事吧?”

“没事。”口上这么说,但是我知道我的脸色肯定已经非常得烂了,我不像他,悲喜都在脸上。

她战战兢兢,“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不打扰你了。”“不,你给我订一张回北京的机票,越快越好。”

“什……什么?”她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那个,烨哥,现在也不早了,有什么急事要回北京啊?我觉得你……今晚上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给你订明早的机票也行啊……”

“我说了,越快越好。”见她还想开口阻拦,我的情绪也激动起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帮着他干嘛?都欺负我吗?我想回北京,你听明白没!”

“对……对不起,烨哥,我马上去给你订机票。”

10

接到烨子助理的电话,知道他回了北京,我也急忙订了一张机票,我也不想去管明天还有什么行程了,我只想找到他,告诉他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

当我回到北京的家中已经是凌晨了,屋里没有亮灯,我轻轻地推开房门,但是他没有在卧室里,书房也不在,平常他和我闹别扭最喜欢待的客房,依旧没有……

这个家因为没有他,显得那么空旷,我突然就开始慌了,也许事情真的不是我一句两句话的解释就能解决的。

他的房子早在分手的时候给了前女友,现在这么晚了他肯定也不可能还去打扰两位老人,北京的酒店那么多,这要去哪里找啊?我瘫坐在地毯上。

我不停的拨打着他的电话,可是得到的答复,永远是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我心急如焚,可能?在那里?

11

寂静无声,无边黑暗,天堂和地狱好像只在旦夕间。我机械性地往嘴里灌着酒,我没有办法去思考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只能用酒精麻痹自己。

突然响起了一阵剧烈的拍门声,在万籁俱寂的黑夜里显得格外刺耳,“烨子,你在吗?快开门!”他的声音颤抖着,透露着焦急,“你要是在你就开开门啊!”

我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去给他开门,他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想把我抱入怀里,但是我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就在他脸上来了一拳。

肯定很痛,他偏着头捂着脸好久,他擦掉鼻血,垂着手站在那里,我想他肯定也要还我一拳吧,但是他缓缓地盯住我的眼睛,我看到里面只有深深的疲惫。

“小烨,你听我解释好吗?”我不想谈,我不想看到他这个时候还这么温柔叫着我小烨,我恨这样的他,更恨面对着这样的他就手足无措的自己。

解释有什么用?孩子能够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吗?一边和我发誓承诺,一边和自己老婆又搞出一个孩子,胡军,我真没想到,你可以做出这样的事。

而且孩子都五个月了,我才知道,你可真会骗我,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把我当什么了?傻瓜吗?你是怎么做到这样面不改色的,我觉得真恶心。

12

他站在那里,握着拳头,死死的盯住我,充满着距离感和戒备心。我想要开口解释,但是如何开口。

“她是怀孕了,但是我没有骗你……”“所以,你三月份的时候参加香港人才计划就为了这事吧?”他愤怒地打断我的话,“你还骗我说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有香港户籍会方便?”他冷笑一声,“所以我他妈就是个傻瓜是吗?”

“是啊,我没忘,我就是个小三,不是吗?嫂子怀孕不是很正常吗?你们才是夫妻,我算什么呢?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玩腻了就丢,还不如一个妓女……”

眼看着他说话越来越难听,我最怕他这样,生气也不怪你,只会说话作践自己。我宁愿他打我一顿,宁愿他骂我是个人渣,都不愿他这样说自己。

我知道小三是他的心病,也是我的禁忌,那一年,他吃了多少苦啊,多少人骂他,他的病还没有完全好,情绪还还不稳定,我在平时轻易不敢提这个问题,所以我想完全处理好这个问题再告诉他。

但是我好像高估了自己。

13

我们太过熟悉了,熟悉到能把这份了解和默契当武器,我知道我所说的句句都是刀,能够轻而易举地划破他心窝,扎在最致命的动脉上。可是话说出口了,我又开始后悔了。

因为我知道他对我很好,特别好,他不会经常说,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对别人从不会有这么多的耐心,他也不会为别人花这么多的钱,他不会为别人记得每个纪念日,他不会忘记我的喜好,他关注着我所有的情绪。

如果这都不算是爱?那什么是?可是正因为这样我更加不明白了,他能为我做出这么多事,为什么在这段最甜蜜的时候会有一个孩子。还是说真有这样的人,可以一边爱着你一边和别人生孩子?

当初如果没有那个孩子,我们可能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一步,可是孩子是无辜的,真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可能我这辈子根本就没办法拥有一份能够坚守一生的爱吧……

好像在那一年,那么难熬的那一年我都没有感到如此绝望,因为那时候我知道他爱我,每次我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你不是在旷野里踽踽独行。

虽然世事茫茫,虽然未来还看不清,但是我知道你坚定地站在我身旁,所以我无所畏惧,那时候我想过死,我什么都不怕,唯独怕你会伤心,可是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最爱你的人是我啊,你是怎么舍得我难过的?

14

他从嘴里不断吐出伤人伤己的话,但是我只注意到他浑身都是酒气,复合后我不让他喝酒,而如今他却在我为我酩酊大醉,他的伤心难过都是因为我。就像我以为我能够保护他却把他伤的更深一样。

我没有处理好事情,还把一切弄得这么糟,我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能担事儿,我只不过是因为另一个人,把自己活的更加坚韧和冷静。

同性爱侣一无所恃,要走下去所有的事情只能靠我们自己,何况我们身在娱乐圈,更似如履薄冰,行差踏错便是万劫不复,但我想让他始终纯真如孩童,所以他可以任性但是我必须理智。

我不想让他有压力,他只需要开心就好,所以我选择瞒着他,不想告诉他我那年我俩的事情被家里知道和阻拦,我被老爷子打到住院,不想告诉他我费尽心思去找大爷让他劝老爷子,千万不要伤害到他。

不想辜负这么多年什么都不求只要能和我在一起、依然深爱着我的他,我想替他抵挡所有的流言蜚语,我想和他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我想和他有个家。

失去他的滋味,我不想尝第二次。

15

“小烨,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有骗你,我记得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为什么我爸后来再也没有阻拦过我们吧,因为我答应给他再生一个孙子,所以我们去医院做了试管,”他小心翼翼地走近,“而作为交换的条件就是,我要和她离婚。”

“那个时候我好不容易才追回你,根本就不敢和你说,我怕我说了就会直接失去你,我怕你走掉……”我看到他的眼眶红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说怕。

“我想等一切尘埃落定了再告诉你,你情绪不太好我怕空欢喜一场会让你更加难过,我以为我会解决好所有的事情,虽然我没有还解决好,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骗你……”

我该说什么呢?师哥,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还是大愚若智呢?把要个孩子作为离婚的条件,这个婚还能离得成吗?到底是怎么样的逼迫才能让你出此下策的。

“为什么不和我说?我就那么不让你放心?有什么事情不能两个人商量着解决?你觉得你这样瞒着我然后让所有人来看我笑话,来嘲笑我来讥讽我,会比你直接告诉我好过吗?”

我听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坠地,然后破碎的声音。

16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然后跌坐在客厅一角的懒人沙发里,拿起手里的酒瓶又要喝酒,我一把夺过去扔进了垃圾桶,“你别再喝了!”

他开始小声地哭起来,这次我去抱他,他没有推开我,只是眼神空洞地躺在我怀里,喃喃自语,“师哥,你知道吗,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能够这样?上次已经原谅过你了,这次你就这么笃定我还会原谅你吗?”

“对不起,对不起……师哥是真的错了,”我替他拭去脸上的泪水,“下次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和你商量,不会再瞒着你了,相信我,师哥是真的想和你好好在一起,我从来没说过半句假话。”

我收紧手臂,把他使劲圈在怀里,“烨子,我们这么一路都走过来了,眼见着要见到曙光了,我放下了好多东西,只要你,别离开我好吗?”

温热的液体滴落到他的脸上,和他的泪水汇在一起,他没有回答,我们俩就这么坐着看着窗外的这个巨大又虚空的城市。

天,快要亮了。

17

我们攀上过茫茫雪山,欣赏过最美风景,经历过生死别离。我以为一切都可以尘埃落定了,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我始料未及,再多的勇气和舍弃也无济于事。爱还是败给了现实。

就像那天,我们始终没有见到太阳的升起。

——————————End——————————

文中除了以下部分,皆为脑洞,脑洞部分是一己之见难免有失偏颇,望大家多担待。请一定不要上升真人,谢谢。

08.03.20左右 师哥加入香港人才计划。

08.06.14 上海电影节 一眼万年 烨子在走完红毯后没有再露面 师哥在晚会结束后被拍到在过道抽烟。

08.06.15 《苦竹林》在上海举行发布会,师哥缺席。

08.09.10 lf怀孕的消息才正式被媒体证实。

评论(61)
热度(95)

© 🌿💦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