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希望我爱的人啊,都要最圆满。

【军烨】Form A to Z(Ⅱ)

尘埃落定特制版婚礼花絮及番外

♡♡♡♡♡♡♡♡♡♡♡♡♡♡


accurate 准确无误

直到婚礼上他蒙着眼睛在我和一群伴郎里准确无误地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对着全场的来宾兴奋又笃定地说,“这绝对是我师哥没跑了。”我那口当年生的气才算咽下去。

bank 银行

结婚前,我去银行把所有的钱都转到了一张卡里,递给他的时候他显得有些难堪,“师哥,我也可以养家的。”“我知道。可是我的钱,不想给别人用,只想给媳妇管啊……”

cake 蛋糕

结婚蛋糕是我们去蛋糕店亲手做的,老板说蛋糕上的小人儿都是男女的,没有两个男生的,所以我们决定各自给对方做一个,当我用我小时候捏泥巴的稀薄记忆想要努力把爱人捏的美一点的时候,刘烨已经把我的那个娃娃递过来了,黑不溜秋一头炸毛,简直丑的无法直视,“刘烨,你丫别跑!”

diamond 钻石

俩男人的婚礼用不着钻石,我看着烨子翻箱倒柜差点没把我们以前的家都掀翻了,还是没找到当初那枚粉丝送我们的戒指,他坐在床边不开心地噘着嘴,“师哥,我明明记得我放在一个很重要很安全的地方啊,你相信我绝对没有丢。”我打开衣柜,找出那件牛仔外套,一翻口袋,果然,那枚戒指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

eagle 鹰

“挂高点,对对对就这个位置挺好的,”他站在梯子上挂着一幅国画,嘴里念念叨叨,“师哥,这两只鹰怎么一点都不英气,反而蔫蔫地,把这个挂我们卧室干嘛?”“这是我大爷送给我们的。”“什么?!”此话一出,吓得他马上从梯子上跳了下来,“你慢点!”“师哥,真是大爷送的啊?”他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那这两只鹰是我们咯?”我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不是我们是谁,人俩哪里蔫了,它们明明是在接吻。”

famine 饥荒

“师哥,那个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他站在那里欲言又止。 “嗯?什么事?” “我们的婚礼可不可以不收礼金。” “你不想收就不收,怎么开心怎么来,咱们不差那点钱。”我答应得干脆,钱相比烨子的开心。真的算不上什么。“主要我听说非洲那边闹饥荒,很多人吃不上饭,如果他们非得要送礼,就让他们直接把礼金打给慈善基金那里去,这样我们也是做了件好事。”他温润地看着我,眼神清澈如孩童。 “傻瓜。”我忍住流泪的冲动把他抱入怀中。“好,我答应你。”

grocery 食品杂货店

刘烨同志更加懒了,好不容易有个两人都没工作的周末也不出门,就知道窝在沙发里打游戏,这位爷一边嚷着,“卧槽,又要升级了。”一边用脚踢着在沙发另一头的我,“诶,胡大军,你去杂货店给我买点吃的去。”果然家里老人说的对,没结婚之前女人是个宝,结了婚老公就把你当就成草了。心里苦啊……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habit 习惯

搬新家的那天晚上,他习惯性地走到了床的右侧然后睡下,原来好多东西已经深入骨髓,习惯、喜好,彼此都一清二楚,如今看着爱人的睡颜,我突然就觉得,如今尘埃落定能换你在我身边安睡,这十几年的聚合离散根本就不能算是遗憾。

Italian 意大利的

婚礼前一晚,他们撺掇着弄了一告别单身的爬梯,还非得让我唱首歌表达我对烨子的爱,我想了想点了一首『我的太阳』。“胡军你这就太敷衍了啊!”大家纷纷起哄。“烨不是阳光的意思么?他就是我的太阳啊。”我理直气壮。“哎呦……啧啧啧。”大家的哄笑声中我望向他,只见那小子已经偷偷地红了耳朵。

jacket 短上衣

那件牛仔衣,再怎么保护地好,十五年的光阴也让它起了毛边,如今叶子也早已过了穿牛仔衣的年纪,但是我还是想在婚礼前再送他一件衣服。我特意去了法国,终于辗转找到当时的那家衣服店。“您好,我想给我爱人做一件衣服。”

kudos 荣誉

再多的浮名、头衔和奖项也抵不上拥你入怀中的一刻,你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光荣。

language 语言

一时间千言万语上心头却无法诉之于口,我们就这么笑着相对而望。好多情话从未说过,亦不必再说,因为你的眼睛里已有天籁。

mahout 驭象的人

谁驾驭了谁,如何说得清,所谓驾驭不过是另一个人因为爱你才有的退让与容忍。

narcissism 自恋

带着刘烨同志试礼服简直就是一场灾难。这已经是他第十八次问我:“我穿这个好看吗?”“我是不是太胖了?”“这个款式怎么样,和我配不配。”试了一圈都不满意,“哎呀,都怪你,就不能等我瘦了再结婚吗?”我乐了,“那可不行,我早等不及了……”

oath 誓约

“胡军先生,你愿意和刘烨先生不离不弃携手一生,直至白头吗?”
“我愿意。”我拉过他的手。
“刘烨先生,你愿意和胡军先生不离不弃携手一生,直至白头吗?“
“我愿意。”他笑得像个孩子。

pair 成对

我觉得老胡军越活越回去了,简直比我还幼稚,家里所有东西非要成对成对的,一样的睡衣、一样的漱口杯、一样的拖鞋。就连内裤都要一!模!一!样!简直太可怕了,最主要是……你知道这老胡军的品味不敢恭维,啧啧啧,这天他又准备拉着我去买一模一样的袜子,真是受够了。“你是不是还要给我配个一模一样的假发片……啊!”话音还没落,我已经在他中气十足的一声『滚你丫的』中被踢下了床。

quotidian 平凡的

我们是天底下众多伴侣中再平凡不过的一对,有过伤心流泪,有过开心大笑,有过争吵有过分手,也曾笨拙到不会去爱,难过到彼此伤害,但是庆幸,我们从未放开过彼此的手。人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却不知饮食男女想要逃离的围城于我们而言是多么想要进入却又难以进入的圣地,能与你每天柴米油盐已是最安稳的幸福。

railway 铁路

一下车我还是习惯性地戴上了帽子和墨镜,就怕被认出来,虽然这里离祖国几千里远。他在我的身后从出租车上搬下行李箱,看到我全副武装的样子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一下抓住了我的手,光天化日之下,熙攘人群中,一对牵手的同性恋人,这一切都让我很惶恐,多年夙愿实现得猝不及防,我楞在原地,他转身:“小烨,不要怕,跟我走。”

scale 天平

当天平的一边放上爱情,一边放上要放上什么呢?上苍向来都是公平的。我们是天生注定要在一起的,这点我从来都没怀疑,只是老天爷给的这个缘分,是走过了多少年用了多少代价来换的,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temptation 诱惑

他曾经在一个访谈上回答主持人什么是浪漫的时候说只要站在那里就很浪漫了,我记得还有小粉丝调侃过这个,说这算什么浪漫。但是确实,他只要站在那里就已经充满了诱惑。于我而言。

unbutton 解开...的钮扣

我师哥这人穿衬衫永远不系上面几颗扣子,上次看到他把扣子系到领口还是婚礼上。他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扣着扣子的时候,我竟然觉得此刻禁欲的他相比于平时更加……诱惑,其实只要他站在那里我就觉得很诱惑了。

vicissitude 变迁

爱是最柔软的,也是最坚韧的,经得起变迁岁暮,抵得过盛衰荣枯。

woodsman 住在森林中的人

等再过个二十年,两个人都白了头发,去小森林里搭个木屋,种点菜,养点花花草草,逗猫弄狗,再不用去管娱乐圈的纷纷扰扰,挺好的。

Xeranthemum 永生花

爱情不是花朵,如何永远保鲜,它总会被掩埋在时光的尘埃里,但是你和我曾经交付的真心会被岁月妥善收藏,在年老后依旧散发璀璨光芒。

yearly 一年一度

婚礼的时间是我定的,他的生日,刘烨同志张牙舞爪地表示强烈抗议,理由一是婚礼太仓促他还来不及减肥,二是为什么不换个别的日子这样就可以多一个庆祝的日子。其实我只是想在每一年让这个日子提醒我自己,谢谢这世界上有了你,又让你走进我的生命里。

zion 天堂

你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

maybe有些情节会写到尘埃正文里去吧。希望你们看了这篇后心情也是灿烂的。

不要问我为啥要先写番外,因为我一写正文心情就沉重,也是醉了。

不过虽然我坑品差还没文笔,但是你们依然对我不离不弃,我真的太感动了,我爱你们。

p了个s,弱弱地求评论,求评论,好想看大家的评论。

评论(49)
热度(69)

© 🌿💦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