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希望我爱的人啊,都要最圆满。

外星人生存日志

[纪念任性又神秘的传销组织第一次产出]祝他师哥生日快乐,本命年一切顺利,想做的事情都可以做到,想要留住的人永远不走。

_小白二喵_:

生产于军烨传销群的大脑洞,接龙文表示对师哥生日的祝福!!!!手动艾特臻子,树树,薰衣,落怀,芒果,吾乡,以及洛书
由于作者们有毒,所以此文反转众多,毫无逻辑,有毒有毒,谨慎服用!!

《外星人生存日志》

1.第十七天,小雨。

刘晔被捡到的时候,是在一个潮湿的下午。

大雨过后的八月,天儿被冲刷得干干净净,空气里带着一丝青草味儿,凝着清凉的水汽。

那天似乎是在刘晔的生日,他的飞行器降落时被一只黄长毛丑陋的地球生物咬得稀碎。

没了移动工具和充电设备的他,按照地球人的算法,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进食了。

刘晔反手用一个诡异的姿势摸了摸身后干瘪的内核,忧郁的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只能吃一吃地球人的非纯天然的垃圾食品了。
外星人晔捂着肚子,保持着来自大头星高贵种族的傲娇嫌弃脸,尽量忽略自己内核里传来呲啦呲啦的发电声。

哦,真的好饿。

刘晔歪着头走在大街上,憋着嘴四处张望着,再不找点吃的怕就要饿晕了,他在空气里浅浅地嗅了嗅,寻找着电火花的味道,恩,香。

他循着味道过去,是一家美的电器城。

刘晔瞬间眼睛都亮了,冒着幽幽的蓝光,也顾不上这么些天身上有些脏脏的就走了进去。

“先生,您需要什么电器吗?”

“全部都要!”

话音刚落,接待小姐就以极其震惊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扑上了一台电视,抱着主机就开始啃起来,更吓人的是那人突然生出了触手,像是……章鱼!

售货员跌跌撞撞地往身后的办公室跑去:“总裁,总裁快来啊,出事了!”

电器城的胡总裁被呼天喊地的售货员拉出来的时候,看见不明生物正张开他十几条柔软的触角紧紧抱住一台3p空调主机,咯嘣咯嘣使劲啃电线。

空调的金属外壳七零八落的散了一地。

“卧槽,这什么东西?干嘛呢?!”

胡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刘晔抬头看了胡君一眼,突然闻到他体内熟悉的气味,这是他最喜欢的最纯正的本源电力的味道!!

刘晔像看见了自己的同类似的双眼放光,扔下咬得不成样子的空调就跑过去缠上了胡军的身体。

“卧槽我他妈可不是空调,快放开我!”

温软的触手刚一附上胡君的身体,出于人的本能反应,他下意识想去挣脱。

还没等他掰开那一根根触手,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饱嗝:“额,好饱。”

然后缠绕着他的东西竟然变成了人的手,胡君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到一个和他一般高的男生站在他的面前,睫毛纤长,眼眸深邃,鼻梁挺立…

胡君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生,一时之间呆住了,竟然忘记这个人刚才明明还是一只软乎乎的章鱼。

他鬼使神差地走上前去,似乎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磁场,在两个人之间彼此交错作用。

他替刘烨抹去嘴角还没吃干净的电线,动作出奇的温柔。

刘烨刚完身还晕晕乎乎的,他一边嚼碎口中的电缆,一边从喉咙发出模糊的声音:“你是我的木塔吗?”

“我不是木塔…我到底是谁?上我那去,我告诉你…”


2.第三十八天,晴。

胡君靠在床头,温柔的凝视着自己身边的刘烨,手指划过他柔软的侧脸。

一开始刚见面的时候是个小章鱼,特别可爱,现在吃了那么多电器,变成人类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

对你撒娇时眨着眼睛让人不舍得拒绝,对你耍赖讨饶时嘟着嘴让人只能克制自己的欲望做柳下惠…

烨子,貌似我已经习惯了有你的生活了呢。

你要是突然离开,那我该怎么办。

刘晔在睡梦中似乎感受到胡君的情感,用脸蛋蹭了蹭胡君的大手,还抿抿嘴,一脸餍足。

胡君心软得不像话,伸出手把他紧紧环在怀里。

清早醒来,刘晔摸摸圆滚滚的肚子,抬眼看着旁边环着他的胡君。

自然卷,如果仔细看发现还是有些一些睫毛,黝黑的皮肤,帅气的脸庞,给人一种很放心的感觉。

刘晔不自觉地就趴胡君身上,他只觉得胡军身上充满着嗡嗡的电流,苏麻的他整个身子都暖了。

他会是我的木塔么?

刘晔有点不安,伸手拍了拍熟睡中胡君的脸颊:“喂,老胡君儿,我要是没电了怎么办啊?”刘烨晃着他的小腿。

“没电啦?没电了充给你呗!”胡君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上。

“怎么冲?你们地球可没有我们星球那么高端的充电设备。”刘晔仰着脸,得瑟之情溢于言表。

“怎么冲?我看着你身后着插孔的size挺大啊,为我量身定做的?”

“你,你你你们地球人都这么色吗?”

“我们地球人只吃人不吃电!”胡君一个掀被,把两人裹住。

“晔子,你要是给我生宝宝,会生出来一窝小章鱼吗?”

懵里懵懂的,刘晔的手就被胡君攥进了掌心里,温暖柔软的血肉触感比平时身边那些冷冰冰的器械要好的多,炽热的鼻息喷在耳边,磁啦一声,仿佛一股微弱电流流过身体,舒服的刘晔蜷缩起了脚趾,身下的插口本能敏感的收紧。

胡君舔舔嘴唇,“今儿让你刺激个够。”

刘晔瞪大双眼,刺激个够吗?

他知道大头星人木塔是生物力量来源的准则?

他真的是我的木塔?

身体对电能的渴望让他想要点头,可却又因为青涩的经历感到畏惧不已。

正想着,身体已被打横抱起,一只有力的大手揉捏着自己的tun瓣,“恩?看你很是期待啊。”

似乎又是一阵酥麻,刘晔皱起了眉头,“别!别这样弄!会坏!”

"噢,那你想怎样?"胡均觉得有意思极了,他压低声音:“你教我?演示给我看?”

刘晔懵懵懂懂的,“你真的能帮我?照我教你的做?”

胡均抱臂看着他。

“那好,那你看好了啊。”说着,刘晔慢慢地将手向身后伸去。

动作纯情却诱人。

艹!

胡君听到自己那根叫做理智的弦绷断的声音。



“啊啊啊!够了啊,已经充够了”刘晔带着迷乱啜、泣着哀求。

“不够!你看你小小兄弟都兴奋得流眼泪了!”胡均不理他接着大力抽cha。

一室春光,一夜痴缠。


3.第三十九天,超晴。

清晨,刘晔在神清气爽中醒来。一个吻轻轻的落在额顶:“早啊,昨晚过的怎么样?”

“很好…”刘晔低下头,又想起了什么抬起眼睛:“不过以后你也会这么对我吗?”

“当然了,只要你想”胡君揉揉他的头发。

“我愿意的。”

“那我们这就算是在一起了?”

“什么是在一起?”

“就是,我能每天给你刺激。”

刘晔的被子从身上滑落,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喜欢你的刺激。”

因为,你是我的木塔。

茫茫宇宙,万千世界,只有你,才能带给我这样的刺激。

4.第九十九天,阴。

就这样,日子波澜不惊地度过,刘晔习惯了每天守在屋里等着胡君回来,把他这样那样。

偶尔犯馋把家里的电器吃的七零八落,偶尔上街上买点人类的食物回家笨手笨脚的做给胡君吃。

日子虽平淡如水,可他却乐此不疲。

直到。

这天胡君回来的时候,刘晔正在厨房里琢磨着做一锅什锦面,胡君看他忙手忙脚,着急的把触手都伸出来的模样,笑弯了眼睛。

“我家小章鱼这么贤惠?”胡君调笑。

“你别跟这捣乱,我忙着呢!”刘晔头也不回,专注的捣鼓着手里的饭锅。

胡君见他如此,倒也没在转悠,回到房间正准备休息,却注意到刘晔藏在床头的一个金属制的小玩意儿。

那东西小小的,却带着奇异的电波,似乎有什么魔力,吸引人去触碰。

胡君鬼使神差的抬起手,寂静的房间似乎能听到他急促的心跳。

指尖颤抖着,一点一点,越来越近。

触碰到的那一刹那,那小东西投射出巨大的光幕,画面漆黑无比,从中央处升腾起翻转的星云,然后是剧烈的爆炸,蔓延,碎石成型。

那是一个蔚蓝色的星体,和地球很像,却似乎更加美丽,没有隐隐绰绰的白云和土地,有的只是一望无际蔚蓝色的海洋。

长着触手的居民在海洋里自由自在的生活,安静祥和。

胡君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刘晔,即便是对于地球人来说毫无辨识度的原型,他还是觉得,他的小章鱼,要比任何人都来的可爱。

小章鱼渐渐长大,上学,工作,直到二十三岁那年,他的父母将他送上寻找木塔的飞行器。

即便隔着模糊的画面,胡君还是能看见自家小章鱼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带着期望和憧憬。

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之下,他似乎听见了刘晔的声音。

我的木塔,等我找到你。

画面戛然而止。

胡君似乎被抽干了力气,跌坐在床上。他似乎看了很久,似乎又只是一瞬…

刘晔端着面进屋时,就看见这样的胡君,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注意到放在一边的转化器,蓦然变了脸色。

“你看到了?”他的声音焦急的近乎破碎。

“恩,怎么了?”胡君有些不明就里。

“快离开这!”刘晔抓住胡君的手臂,大步向外走,却又想到什么,顿下了脚步。

“你先走!快点!”

“晔子?到底怎么了?”

“快走!”刘晔不顾胡君的反抗,把他推到电梯里,按下了一楼的按键。

电梯门缓缓的关上…

他回到房间,看着身边正在计时的转化器,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绝望的笑容。

母星的秘密被窥探,只有一个结局…

转化器爆炸。

直径千公里内,无物可活。

只有一个解决措施,就是本星球的人,自行处理,然后…自爆。

滴答滴答的声音,每一声都敲在他的心坎上,他心里难受,竟有点想像地球生物一样,大哭一场。

他哆嗦着拿起转化器,递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嚼下去,母星的金属本应美味极了,可刘晔似乎尝到一股咸腥味儿。

就像,人类的眼泪。

他靠在床头,静静等待最后的时刻,却不由自主的想起胡君温柔的脸。

我从遥远的星体而来,顺着磁场的感应,穿越茫茫宇宙,划过森森星海,跋涉了整整一个光年,只为遇见你。

然后失去你。

我何其幸运,又何其悲哀。

胡君被推搡进电梯,停下来之后又迅速按下了上升的按键。

傻烨子,你有事,我怎能放你一人独自离开?



2032室冒出滚滚浓烟,小区里有居民报了火警。
消防员赶到时,围观群众反映有人被困在火海中,高压水枪打了好久,可火势如故,消防员冲了几次都冲不进去。

突然有一个身影窜了出去,一个男人背着什么东西跑了出来,人们看不清是什么,只知道已经被烧的体无完肤,断掉电线发出了磁啦啦的声音。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惊恐的大步后退。

这人正是胡君,被浓烟呛坏了了烟肺的他,咬着牙苦苦坚持,感觉身上的人似乎有电在流逝,酥麻的感觉电得他心疼的发紧。

“晔子,再坚持一会儿…我给你找电…”胡君倒在地上,从嗓子间压出嘶哑的声音。

“放下我…你会被…电死的…”

“不放…”胡君紧紧攥着刘晔的手指,不住的哆嗦着,却异常坚定。

“傻…”

刘晔知道,自己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他费力的低下头,想最后亲吻一下胡军。

“快救人!把身上的东西拆下来!”刘晔听到这样的声音,他仅存的知觉,告诉他自己的头被一个干木棒狠狠击打了一下。

他就这样,躺在地上睁大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那边已经昏迷的胡军。

“还好够及时,不然这人就被这堆废铁电死了”

废铁?是我吗?不不不,不是。

啊,我是。

跟你在一起太久了,我都忘了自己只是一个外星人,一个用电做血脉的外星人。

跨越了宇宙的另一种族却爱上了人类,谁会信呢?
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个机器罢了。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

对不起,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有多爱你。可是当我想告诉你的时候,我自己说不了话了,但是,但是你会知道的吧?你的生命,从现在起就是我给的了,请你好好活着,替我看看这世界,替我记得,我有多爱你。

我的木塔,我的爱人。


5.第一百二十九天 多云转晴

“你醒啦?”胡君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面带微笑的白衣护士。

“这里是哪里?我是谁?我,我怎么想不起来了?”胡君惊慌的问。

“哦,你被困火里了,虽然被救过来但是大脑皮层受到了损伤,失忆了。”

“失忆了?着火的时候有什么人和我在一起么?”

“恩…人倒是没有,”护士认真的想了想,“不过你倒是抱了一堆烂铁出来。”

“一堆烂铁?”

“对啊,消防员救你的时侯你还紧紧抱着不撒手呢。”护士笑道。

“诶?你怎么哭了?”

“我哭了吗?”胡君茫然的擦了一下脸,果然泪流满面:“我,我也不知道,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我…我的心,空空的。”

可是,我忘了什么呢?也许明天就会想起了了吧?也许后天也不一定?

也许,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了。

出了医院回到旅馆,胡君望着空荡荡的客厅,有点烦躁。想去开电视,电视里一片白惨惨雪花。

“操,又特么哪根筋不对了。”胡君急躁的一拍电视。

“嘤嘤嘤……”电视里传来轻轻的哭声。

什么鬼东西!胡君把电视后盖掀掉,一只小小的八爪鱼趴在上面,嘴里叼着啃断了的电线。

它抬起头望着胡君,居然开口说了话,“你是我的木塔吗?”

—end—

b y军烨写手传销群,一个礼崩乐坏的神秘组织,爱我你怕了吗?




我发现我这么正常和她们的画风也是real不符呢~嘿嘿嘿~
表扬苦苦找逻辑的自己~

评论(5)
热度(112)
  1. 军烨民间小组_小白二喵_ 转载了此文字
    水的第一发~😂😂

© 🌿💦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