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希望我爱的人啊,都要最圆满。

【军烨】尘埃落定(二十五)

全家粉勿入※全是脑洞※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献给妖妖————————

“放过他和她吧……”

声音犹在耳畔,但是等刘烨反应过来的时候,太奶奶的身影却早已经走远,与漫天枫叶一起,融入傍晚火红的天际。

老人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拉着她的手,两个人说说笑笑,眉目间含着山黛水碧,顾盼生辉,仿似旧时模样,刘烨眯起眼睛想看得更真切些,那相依相偎的身影却变作一缕青烟,化于无形,散尽了。

无影无踪。

刘烨一下子从梦中醒转,像一条搁浅在海滩上濒临死亡的鱼,大口喘着气,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刚刚的梦境就清晰地印在脑海里。

太奶奶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这样的体己话,也从来没有提过她和太爷爷以及那张照片上她的姐妹的事,这是第一次,刘烨听到太奶奶说了这么多,她说她从来没有真正的快乐过,她说她没有一天不想着她,她说孩子你还有选择的机会。

七十多年,太奶奶等了整整七十多年,什么都没有等到,只能散落天涯,相亲不可相近,遗憾老去,相思到死又有何益。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终结一切,戛然而止的时间断层让万般皆成定局。

定局,这个词让前不久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刘烨周身一寒,新西兰夜里的气温不算太低,他却瑟缩起来,抱紧了自己的双臂,想要获得多一点暖意。

那么自己和师哥呢,和师哥之间的爱,恨,纠缠,痛苦,迷恋,倾慕,那些悲伤又美丽的过去,终究只能梦醒,然后了无痕吗?

刘烨想到了上节目时,他已经渐渐看不清菜单上的字,跳了几下舞也能扭到腰,十几个小时车马劳顿后疲倦的睡颜,两鬓冒出的星星点点的白发,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刘烨,他的师哥,不年轻了。

人生还有几个十五年可以耗呢?

黑暗连同着无边恐惧朝刘烨袭来,悲凉涌上心头,一滴泪从他的眼角温润无声滑落,接着好像控制不住似的越涌越多,在枕头上汇成河流。

开始还能控制住情绪,但是心里的郁结难解,他此刻只想如同一个初生婴儿一般,畅快地哭一场,于是越来越收不住,哭出了声来,整个人都在筛糠似的抖。

哭声吵醒了身边的安娜,还带着睡梦中的迷蒙的眼神在看到刘烨满是泪水的脸后突然就清醒起来。

“怎么了?做噩梦了?”

刘烨没有出声但是别过了脸。

“梦到了什么这么伤心?没事,梦都是反的……”说着就从身后抱住了刘烨。“和我说说,我在呢……”

刘烨猛的挣开了这个怀抱,触电似的从床上弹开,光着脚站在了地毯上,整个人都散发着生冷的气息,丝毫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

安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是很快又平静下来,“你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你把你的心关上了……你这样真不好。”

“你知道白首如新,倾盖如故吗?”刘烨出声。

安娜愣了一下,茫然地摇了摇头,旋即又弯起眼角笑了,就像平时那样,她也下了床走到刘烨身边,“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爱你。”

刘烨觉得自己仿佛一瞬间置身于茫茫荒野,不,不是这样的,你不会明白的,他摇着头。

我要如何和你解释牛郎织女一年一会的战战兢兢和欣喜若狂?要如何让你明白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痛楚?要如何使你了解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的悲凉?

身边人不是最爱的人,甚至都没有在刘烨身上撬开一丝缝隙,没有信任,没有心与心的交流,徒有夫妻之名,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呢?

难道要等到生命只剩下屈指可数的日子,死亡就如同悬在头顶不知道何时坠落的剑的时候,才作出决定吗?

以前的往事也许并不如烟,但是爱如同圣河的水,洗涤了世上的肮脏和污秽,越过了悲伤的河流,走过了心头的雪山,山高水远,归途处,他就在等候,千帆过尽,蓦然回首,爱依然如初,何尝不是一种幸运,一种幸福?

而这次,这种幸福不再是镜中花、水中月,不再是浓情蜜意时顺口的承诺,不再是破镜难圆时无谓的挽留,只要自己伸手就能够得着。

是的,触手可及。

“我们离婚吧。”刘烨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像是空谷中的跫音。

——————tbc——————

我真的是懒癌,你们还是温柔地催更我吧!

评论(32)
热度(29)

© 🌿💦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