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希望我爱的人啊,都要最圆满。

【军烨】尘埃落定(二十三)

全家粉勿入※全是脑洞※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献给妖妖——————————

分离不是最可怕的,想念也不是最难熬的,最难熬的是这半个多月来刘烨已经习惯了胡军在身边,还记得那天胡军专门去找护士长,让她给病房里加一张陪护床,床刚搬来,工人刚走,胡军转身就把两张本来就只相隔半米的床噌地推到了一起,刘烨刷地一下脸就红了。

“师哥,你想干嘛……”

“想什么呢?”如果不是对方还受着伤,胡军真想给他来一爆栗。想是这么想,不过,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爬上床,和刘烨并肩躺下,手从被子里握住对方的。

“我睡你旁边,不然你又失眠……快睡,你先睡,我看着你睡……”

手上的温度源源不断地传来,病房里安静地只听得到最爱的人的鼻息,胡军身上独有的味道散发开来,像是龙涎香,让人昏昏欲睡,思绪渐渐地缓慢,刘烨突然觉得特别困,终于阖上了眼睛。

不过,第二天一早护士长的怒吼就打破了刘烨的美梦。

“谁把这两张床挪到一起去的?我们医务人员还怎么护理?#&@*…”

想要每天抱在一起睡未果的俩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护士长找人来把本来只隔了半米的床拉到了一米。胡军倒吸一口凉气,嬉皮笑脸地站在护士长面前,

“姐,你看你能别拉这么远不?万一这晚上刘烨有点事,叫我啊啥的,我来不及反应啊!”

护士长默默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是什么理由,半米你还就聋了啊,不过看在一个老爷们挤眉弄眼的份上还是算了吧。“好吧好吧……”

说来也奇怪,尽管只能分别躺在两张床上,刘烨却能安安稳稳地睡着,不需要吃药也能睡到天亮。

可是来了新西兰,刘烨却再也睡不着了,明明不似北京的阴霾空气中都泛着甜香,氧离子也很多,有利于睡眠,可是氧离子再多也抵不上一个胡军……

前两天他打电话的时候,其实刘烨是有撒谎的,有按时睡觉,十一点就早早地就躺在了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失眠好像是两个人分开的附加产物,对方一走,也带走了安稳的睡眠,十五年来次次如此。

安娜躺在身边已经睡熟了,呼吸声平稳,床铺柔软温暖,但是刘烨却有些想念医院的那张硬板床,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借着月色的微光,一遍遍描摹着房里物件的轮廓,看得眼睛都酸得生疼,可是还是没有一丝困意。

烦,换了个姿势侧起身,又觉得伤口隐隐作痛,刘烨连续不断地换着睡觉的姿势,把安娜弄醒了,

“睡不着吗?”

“嗯”

“要不要吃点……吃点药吧”说着又沉沉睡去。

刘烨不想吃药,他想知道,如果没有胡军在身边的话不吃药自己到底能不能睡着,人不能总是依赖感情又依赖药物,师哥不可能总是陪在自己身边,那么没有他的日子,自己也要强大起来,别让他担心。

故意乱想到了后半夜,直到天都浮起鱼肚白,刘烨才支撑不住勉强进入了梦乡,可是却睡得一点儿也不安稳。

梦境光怪陆离又支离破碎,白茫茫的雪地上,一只大狼狗张着大口要撕咬自己,不停地跑不停地跑想要躲过,但是穿着红色衣服在雪地上无所遁形。

要不就是梦见鳄鱼占领了整个城市,拉着两个孩子逃难,藏到泥淖里以为躲过了,却冷不丁发现一双动物的眼睛的寒光射了过来。

被追杀到悬崖边,黑突突的伤口对着自己,或者在走廊上走着走着整段墙体往下堕。总是一身冷汗地被吓醒。

熬了几个晚上以后实在是受不住了,在刘烨翻出那瓶药准备吃的时候,突然想到,之前在医院,师哥总会在睡前给他冲一杯牛奶,想了想还是把药摆了回去,去厨房冲了一杯热牛奶。牛奶的甜香窜进鼻子里,好像那个两个人并肩躺在病房里的晚上。

氤氲的热气漫上来,刘烨缓慢地眨着眼睛,好像真的有点困了。意识模糊前好像听到师哥一如往常地说,

“晚安,我的小烨子。”

———————tbc———————
好险还有半个小时就第二天了终于发出来了
这一章真是废话啊,虽然在我心里是铺垫
断片了的宝宝们不要打我,我尽力了
因为我自己也断片了,感觉需要慢慢回来

PS:感觉我少的可怜的文笔现在已经没了,呜呜呜

评论(41)
热度(34)

© 🌿💦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