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希望我爱的人啊,都要最圆满。

【军烨】尘埃落定(二十二)

全家粉勿入※全是脑洞※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献给妖妖————————

草色葱茏蔓延整个山坡,被碧绿色湖泊截住,芦苇荡随风飘摇,不远处有一棵参天古树,得六七个成年人合抱才抱得住,刘烨躺在躺椅上,看着诺一和霓娜在那树后玩着捉迷藏,两个孩子咯咯笑着,世界上所有烦扰都和他们无关。

刘烨轻轻叹了口气,望着和北京大不相同的湛蓝的天空,陷入了沉思,那天出院,天还没亮,胡军就早早起来地帮他收拾东西,又不敢打开灯吵醒他,刘烨听到他在黑暗中窸窸窣窣地摸东西。

“师哥,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刘烨爬起身给他开了灯,揉着眼睛。

“你呢?怎么就醒了?再多睡会吧,他们还有很久才来呢。”胡军见他醒了就走到床边。

“真想再多睡会儿,但是你要走了我睡不着,几点的飞机?”

“十点的飞机,还有好几个小时呢。”胡军轻轻地掀了被子上床,伸出一只手给刘烨枕着,病床特别小,两个人只能紧紧贴着,刘烨的脑袋在胡军胸前挨蹭着,找着最舒服的姿势。

“睡吧睡吧,我抱着你再睡会儿,啊?”胡军侧起身,将整个人揽入怀里,又像哄着小孩子似的,摩挲着他的背。

爱人的胸膛宽厚温暖,刘烨就这么沉沉睡去,连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他没有叫醒自己道别,但是刘烨却不像以往的分别一样很不安很难过,不必再担心下一次见面又是何时,因为知道他在等自己,这一次,再也不会走散了。

胡军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放在床头柜上,又单独把药拿出来另放到一个小兜里,贴上了标签,标明了哪些药什么时候吃,甚至还在旁边幼稚地画上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笑脸。

刘烨想到这里笑了,真是拿自己当小孩子啊,手机铃声适时响起,像是有心电感应似的,打电话来的正是胡军。

“怎么样那边还好吧?你有没有吃药?医生让你保证睡眠,你按时睡了没?”听着爱人如此关心着自己,刘烨心里暖暖的。

“嗯,这边挺好的,空气好,两孩子都很开心,我有吃药,有按时睡觉,你拍戏忙吗?把这些天漏下的戏份一下子都要补回去很累吧?”

“嗯,因为必须得尽快杀青,时间不宽裕,不过没事,夜戏什么都习惯了。那谁,霓娜今天生日吧?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喜欢啥,想送衣服吧你又嫌弃我这品味,怕孩子不喜欢,所以我干脆给她在那个店里办了张会员卡,霓娜想买什么衣服自己看上了刷卡就行了。”

“是吗?我刚好给她在那店里买了件裙子呢,我等会就去告诉霓娜,说你大爷给你包了一辈子的衣服。”

“哈,那可不,霓娜那么好看一姑娘得多穿漂亮衣服,她九儿姐姐之前就说要给她送衣服来着,这次顺便都送了,你现在在干嘛呢?我听你嗓子哑哑的。”

“哦,我坐在外面晒太阳吹风呢。”被胡军这么一说刘烨才感觉到湖边的风有些凉,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什么?你还吹风,你那伤还没好呢,赶快给我回屋去!”

“好好好,遵命遵命。胡大爷的话我哪敢不从啊……”

“得了吧你,别给我贫了”胡军压低声音严肃地说,“照顾好自己听到没?身体是最重要的。我这边要赶戏了,不说了,你啥都不要想,在那边好好地玩。啊?我挂了。”

刘烨挂了电话便进了屋,想起胡军的话又多披了一件外套,开始翻找着抽屉。

“你在找什么?”坐在梳妆台旁边的安娜回过头问他。

“昨天我放了一个盒子在房里你看到了没,一个浅色的礼盒?”刘烨继续翻箱倒柜,“诶不用了,我找到了。”

安娜看了一眼盒子上烫金的标牌,“你怎么买这么贵的东西?”

“霓娜生日,给她买了件裙子。”

“小孩子生日随便买件衣服就行了,不用这么浪费。”

“上次探班的时候霓娜就说想要一条公主裙来着,孩子生日一年就这么一次,几千块钱也不算贵吧?”刘烨突然有些激动。

“几千块钱一件小裙子还不贵吗?小孩子不能这么惯着……”

教孩子节俭本来没什么错,可是每次都这样,诺一穿剩的给霓娜穿,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心头肉,想到上次霓娜眼泪汪汪地说想要一条像夏天姐姐穿的那种公主裙,刘烨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

好歹也是明星,家里又不穷,小女儿想要条好看的裙子也不行吗?别说是裙子了,霓娜就是想要星星恐怕刘烨都想摘下来给她。

越想越气,想回几句嘴,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语言不通吵也吵不起来,她也不明白不了。

“算了算了,出去切蛋糕吧。”说着就往外走。

两个人走到客厅,脸色都有些不好,诺一和霓娜已经坐在座椅上托着脸盯着桌上的蛋糕盒子。

“霓娜,你看爸爸给你买了什么?”刘烨从身后拿出礼盒,霓娜眼睛一亮,伸手够过去开始解盒子上的缎带,诺一也凑过来帮妹妹。

盒子一揭开,一件粉色的小公主裙静静地躺在盒子里,丝绸做底,镶嵌着珍珠,下半身是好几层的柔纱。霓娜立马笑得眉眼弯弯,抓出来比在自己身上,刘烨一把抱起她走到镜子前给她看,

“喜欢吗?”霓娜点点头,在刘烨脸上亲了一下。

“那我们去切蛋糕好吗?”看到蛋糕,霓娜直接哇地叫出来了,“粉粉的,好看!”

小女孩就是小女孩,看到蛋糕上那个银色的头箍就抓过来往头上戴,“诺一,好看吗?”诺一咬着手指头,使劲点了点头,“好看!”两个孩子马上笑做一团。

生日蛋糕是刘烨亲自去店里挑的,上次霓娜看了她九儿姐姐的生日蛋糕之后,就一直嚷着也想吃,好在这蛋糕是法国著名的甜点品牌,新西兰也有分店。

刘烨定了和九儿那款一样的,粉色樱花千层。

“诶,你能不能给我用巧克力做一匹小马放上面啊?”

“刘先生,您女儿属马么?”店员很疑惑地问。

“不是,我属马。”刘烨脸上浮现出笑意。

我这匹大红马,就像紫霞仙子对至尊宝那样,愿意被你禁锢一辈子。

我想说,爱你一万年。

——————tbc——————

悲催的我走上山头,抱着一线希望发的这篇文。
一定要发出去啊!!明天我就出山了,等我嘤嘤嘤

评论(19)
热度(44)

© 🌿💦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 Powered by LOFTER